分享購買 – 傲慢與偏見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464
  • 字 數:384000
  • 印刷時間:2016-6-23
  • 開 本:32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201104546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我們真的確信讀懂瞭《傲慢與偏見》嗎? 《傲慢與偏見》於1813年出版,距今已超過兩百年。如同1791年刊印的《紅樓夢》一樣,當時的衣食住行、法律制度、道德觀念、社會風氣、經濟條件等和現在有很大的差別。
比如在小說第二卷第十六章開頭,她寫瞭這麼一段文字:“其實兩位姑娘已經……享用瞭一份黃瓜色拉。接上兩位姐姐以後,她們指著一桌子客棧常見的冷菜,自鳴得意地說:‘不錯吧?有沒有很驚喜?’‘我們打算請客的啊,’麗迪雅說,‘但要問你們借點錢來結賬,因為我們剛才在那邊買東西,把錢統統花光瞭。’ ”文中“兩位姑娘”是麗迪雅和小琳,“兩位姐姐”則是伊麗莎白和簡;此處寫到伊麗莎白和簡出遠門回傢,麗迪雅和小琳自告奮勇去半路某鎮接她們。那些在1813年閱讀《傲慢與偏見》的讀者看到這裡,將會立刻明白麗迪雅和小琳是多麼的糟糕,但後世讀者卻很難體會到這一點,因為他們可能不知道黃瓜色拉在當時意味著什麼。其實在簡·奧斯汀的時代,黃瓜價格特別離譜,*貴時達到每根10先令6便士,大概相當於一個塾師七天的收入。如果現在的讀者看到,有兩位姑娘先在飯店吃瞭燕窩魚翅,然後點瞭皮蛋豆腐、涼拌木耳之類的冷菜來招待兩位姐姐,還要姐姐們自己付錢,那麼肯定能夠馬上發現她們是多麼的奢靡和自私。 再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英文單詞dinner,會下意識地翻譯成‘晚餐’。但在《傲慢與偏見》中,會發現dinner有時候在下午,有時候在夜裡。這是怎麼回事呢?其實當時英國人每天隻吃兩頓飯,就是breakfast和dinner。一般傢庭在下午三點左右吃dinner,倫敦的貴族流行在傍晚六點半吃。所以把dinner譯成“晚餐”或者“午餐”都是錯誤的,應該譯成“正餐”。 書中類似例子多不勝數,導致即便是現在英美受過高等教育的普通讀者,也很難真正讀懂這本書。為瞭更完美地翻譯這部作品,李繼宏親赴英國、美國考察和查閱數以千計的資料,研究18、19世紀的英國歷史文化,歷時三年終於完成瞭翻譯。
作為《傲慢與偏見》首個詳註本,加入371條註釋,引用241本專著/期刊,並撰寫瞭16000字的導讀。在導讀中,李繼宏旁征博引,把*早的一批英國小說從體例、思想價值、文風、寫作技巧等多重角度進行對比,闡述簡·奧斯汀與《傲慢與偏見》作為英國*偉大小說之一的意義之所在。整個18世紀英國政治文化經濟氣候與文學著作千絲萬縷的關系被梳理的清晰而有力,展現瞭一位學者具有的嚴謹作風和獨立思考能力。
希望通過這個譯本,以及譯本中盡可能詳細的註釋,在一定程度上修復《傲慢與偏見》的本來面貌,讓今天的讀者能夠欣賞這部在英語文學史上享有崇高地位的皇皇巨著。  內容推薦

本尼特先生有五個寶貝女兒,本尼特太太為她們的婚事操碎瞭心。新來鄰居賓格利多金且帥,在一次舞會上,對本尼特傢美貌的大女兒簡一見鐘情。參加舞會的還有賓格利的好友達希,他俊朗瀟灑,貴氣逼人,但恃才傲物,認為她們都不配成為自己的舞伴,其中包括簡的妹妹伊麗莎白。自尊心很強的伊麗莎白無意間聽到瞭達希對她的評論,心生反感。然而,她並不知道,一次次意外的經歷,達希已默默愛上瞭她。

英國著名文學傢和評論傢基佈爾評論“簡·奧斯汀是一位喜劇藝術傢”,並認為她“在純粹喜劇藝術方面僅次於莎士比亞”。英國十九世紀著名史學傢、詩人和政論傢托馬斯·馬科萊稱她為“寫散文的莎士比亞”。而《傲慢與偏見》中體現的女性意識的覺醒,即便在兩百多年後的今天,人們對婚姻的期待仍然沒有超越其劃定的范圍——婚姻並非人生的必需品,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當然美好,但如果結婚不是為瞭愛情,那還不如獨自生活。

作者簡介 簡·奧斯汀
Jane Austen(1775. 12. 16 – 1817. 7. 18)
1775年12月16日生於英國漢普郡斯蒂文頓。
1796年,完成小說《第一印象》,後改名為《傲慢與偏見》,於1813年1月28日出版。
1923年,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行《簡·奧斯汀小說集》,正式開啟瞭簡·奧斯汀研究的時代。
評論傢認為“就塑造角色而言,簡·奧斯汀僅次於莎士比亞”。
1949年,毛姆主編“世界十佳小說”叢書,《傲慢與偏見》位列第二。
2003年,英國廣播公司調查“最受英國人喜愛的小說”,《傲慢與偏見》高居榜眼,而達希先生成為英國女性最想約會的虛構人物。
2013年,簡·奧斯汀的頭像被印制在新版10英鎊紙幣上,以此致敬。

簡·奧斯汀

Jane Austen(1775. 12. 16 – 1817. 7. 18)

1775年12月16日生於英國漢普郡斯蒂文頓。

1796年,完成小說《第一印象》,後改名為《傲慢與偏見》,於1813年1月28日出版。

1923年,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行《簡·奧斯汀小說集》,正式開啟瞭簡·奧斯汀研究的時代。

評論傢認為“就塑造角色而言,簡·奧斯汀僅次於莎士比亞”。

1949年,毛姆主編“世界十佳小說”叢書,《傲慢與偏見》位列第二。

2003年,英國廣播公司調查“最受英國人喜愛的小說”,《傲慢與偏見》高居榜眼,而達希先生成為英國女性最想約會的虛構人物。

2013年,簡·奧斯汀的頭像被印制在新版10英鎊紙幣上,以此致敬。

 

譯者 

 

李繼宏

英國伯明翰大學莎士比亞研究所訪問學者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英文系客座研究員

譯有《與神對話》、《追風箏的人》、《公共人的衰落》等涵蓋文學、社科、宗教、經濟、哲學等題材的圖書三十餘部

代表性作品“李繼宏世界名著新譯”已出《小王子》、《老人與海》、《動物農場》、《瓦爾登湖》、《瞭不起的蓋茨比》、《月亮和六便士》、《傲慢與偏見》等七種,出版至今三年半暢銷逾三百萬冊,待出有《簡愛》、《喧嘩與騷動》、《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等十三種。 目錄

導讀 01

傲慢與偏見 001

版本和註釋說明 355 前言 導讀(節選)
公元1797年。這年11月1日,英國漢普郡斯蒂文頓堂區司鐸喬治·奧斯汀寫信給倫敦出版商托馬斯·卡德爾(Thomas Cadell),提及他手頭有一部小說稿,想知道對方是否感興趣,“如果作者自費出版需要多少錢,如果你看過以後認為值得出版,願意出多少預付金”。小說稿的名字叫做《第一印象》(The First Impressions),主題與卡德爾先前出版的暢銷書《西希麗婭》(Cecilia)相同,也是關於當時英國女性的傢庭和婚姻。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18世紀英國女性比中國女性幸運一些,因為英國信奉基督教,實行一夫一妻制,即便貴為國王也不能在原配之外再擁有側室。但這隻是名義上的,實際上該

導讀(節選)

公元1797年。這年11月1日,英國漢普郡斯蒂文頓堂區司鐸喬治·奧斯汀寫信給倫敦出版商托馬斯·卡德爾(Thomas Cadell),提及他手頭有一部小說稿,想知道對方是否感興趣,“如果作者自費出版需要多少錢,如果你看過以後認為值得出版,願意出多少預付金”。小說稿的名字叫做《第一印象》(The First Impressions),主題與卡德爾先前出版的暢銷書《西希麗婭》(Cecilia)相同,也是關於當時英國女性的傢庭和婚姻。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18世紀英國女性比中國女性幸運一些,因為英國信奉基督教,實行一夫一妻制,即便貴為國王也不能在原配之外再擁有側室。但這隻是名義上的,實際上該國隱婚和重婚歷來極其普遍,乃至下議院在1753年通過新《婚姻法》,以便杜絕這種現象。該法規定,凡男女結合,均需刊登結婚啟事,並於教堂舉辦婚禮,否則婚姻無效,但獲得坎特伯裡大主教頒發特別證書者除外。這部《婚姻法》徹底否認事實婚姻的法律效力,導致那些在婚前發生性關系乃至生子的女性被污名化。當時英國男性,尤其是中上層階級男性,享受著和袁枚大致相同的優待,他們可以嬉遊章臺,包養情婦,甚至強暴女傭,但在世人眼裡依然是可敬的紳士。至於女性,如果最終沒能嫁給那個與其發生性關系的男人,那麼將會悲慘地背上罵名,其中絕大多數人的下場不是自絕於人世,便是淪落為娼妓。有的學者因此將1753年的《婚姻法》稱為“在兩性平等方面最糟糕的法案”。

和古代中國的情況一樣,這種兩性不平等的根源在於女性從制度上被剝奪瞭獨立的經濟基礎。1870年的《已婚婦女財產法》生效以前,英國女性婚後沒有財產權,不僅嫁妝全歸丈夫所有,婚後通過勞動、饋贈或者繼承得到的錢物亦是如此。因而即便是頂層貴族出身的女性,也擺脫不瞭受制於丈夫的命運。倒不是說當時英國已婚男性均是冷落妻室的薄情郎和尋花問柳的登徒子,琴瑟和諧自然所在多有,但婚後生活不如己意的女性面臨一種絕望的困境:她們的婚姻沒有退出機制。18世紀的英國人理論上可以離婚,然而涉及程序極其復雜,須經國會批準才能生效,所以無論丈夫或是妻子,想要另謀幸福實際上無異於登天之難。根據現存歷史文獻,1700年到1749年,英國如願離婚的夫妻僅有14對;1750年到1799年則是117對,每年平均僅2.3對。已婚婦女如果遇人不淑,慘遭無視甚至虐待,也隻能忍受到死神將自己或者對方帶走為止。

盡管如此,就18世紀末英國中上層階級未婚女性而言,覓得門當戶對的夫婿仍然是普遍的理想。當時英國並行兩種田產繼承制度:長子繼承制和限定繼承制。前者的規定是這樣的:如果傢裡有男丁,活著的兒子當中,年紀最大者獨享田產繼承權;如果沒有男丁,田產將會平均分配給所有活著的女兒。但這不意味著沒有兄弟的女性一定能夠得到父親的田產,因為還有限定繼承制的存在。這種特殊制度是對長子繼承制的完善,目的也在於強化父系血緣的興旺。凡屬限定繼承的田產,均不得變賣或抵押,隻能傳給和現任繼承人血緣最近的男性親戚。這種制度安排使得絕大多數中上層階級未婚女性在父親去世以後,不得不托庇於兄弟或其他親戚。她們非但沒有財產,而且缺乏自食其力的渠道。工業革命已經在英格蘭北部創造瞭適合女性就業的崗位,比如紡織工人,但隻有下層階級女性才願意做廠妹,中上層階級女性僅有的選擇是當塾師—— 替貴族或鄉紳教育女兒。然而塾師的收入相對菲薄,年薪大約25英鎊,社會地位也十分低微,和女傭、廚子等量齊觀。所以中上層階級女性通常希望盡早成婚,她們擇偶的優先標準是豐厚穩定的收入;這樣的婚姻固然未必鸞鳳和鳴,但至少可以保證衣食無憂。

這種婚姻本質上就是生意。雙方有意向後,開始商談具體事宜,最終達成結婚協議,明文規定女方帶來多少嫁妝、男方每年給女方多少零用錢、生兒育女以後財產如何分配等等,然後攜手走進教堂。中上層階級女性要找到理想的丈夫並不容易,因為和其他市場相同,這個婚姻市場也以等價交換為基本原則,不僅女方看重配偶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男方亦然。貴族傢庭沒有繼承權的兒子希望找富商的女兒,以便改善經濟狀況;富商的兒子希望找貴族的女兒,從而提高社會地位;鄉紳牧師傢庭的男青年同樣傾向於找條件對等的配偶。另外由於英國在18世紀末接連卷入美國獨立戰爭和拿破侖戰爭,大量適婚男性被派駐海外參戰,光是傷亡總數便多達三十五萬以上;這造成瞭婚姻市場上男女供需關系的失衡,女性終身未婚的現象非常普遍。

中上層階級女性結婚難的問題引起許多作傢的關註;18世紀末出版的英國小說,尤其是女性作傢撰寫的小說,多以這種社會現象為主題。卡德爾是愛德華·吉本、大衛·休謨、亞當·斯密、羅伯特·伯恩斯和薩繆爾·約翰遜等文壇巨擘的出版商,在業界聲譽卓著,喬治·奧斯汀自然希望《第一印象》的手稿能夠得到他的賞識。

怎奈事與願違,卡德爾甚至連讀一下小說稿的興趣也沒有,直接拒絕瞭喬治·奧斯汀。但收到卡德爾的拒信之後,最失望的恐怕不是這位聖公會牧師,而是其女兒簡·奧斯汀,因為她才是《第一印象》的作者。

奧斯汀傢族祖上靠羊毛生意發跡,買地當上食租的鄉紳,但到喬治·奧斯汀這一代已經沒落。喬治·奧斯汀是獨子,1731年出生時母親去世,八歲那年父親續弦,隔年撒手人寰,繼母不願撫養他,幸虧親戚伸出援手。憑借聰穎的天資和不懈的努力,他考取牛津大學聖約翰學院的獎學金,就讀期間邂逅貴族出身的卡桑德拉·雷。奧斯汀先生畢業後加入英格蘭聖公會,隔瞭幾年獲富豪親戚托馬斯·奈特提攜,成為漢普郡斯蒂文頓和迪恩兩個堂區的司鐸,然後在1764年和雷小姐結為伉儷,生下六男二女,1775年12月16日出世的簡·奧斯汀是倒數第二個孩子,也是最小的女兒。

奧斯汀先生九歲便成為孤兒,卻是一個十分成功的父親。六個兒子當中,除瞭殘疾的二子喬治,其他都是出人頭地的俊彥:長子詹姆斯也是聖公會牧師,三子愛德華過繼給托馬斯·奈特,官至肯特郡治安總長(High Sheriff),四子亨利曾在倫敦開辦銀行,1816年破產後回到斯蒂文頓擔任堂區司鐸。按照世俗的標準,兩個小兒子最有出息:六子查爾斯在海軍歷練多年,1846年升任少將,四年後(即道光三十年)執掌大英帝國侵略中國的主力先鋒東印度和中國艦隊;五子弗蘭西斯更是功高望重的將領,1863年晉升為海軍元帥。

與少小離傢各奔前程的兄弟不同,在1797年,已經二十二歲的簡·奧斯汀和二十四歲的姐姐卡桑德拉仍然寓居於漢普郡斯蒂文頓的牧師公館,隨父母一起過著安寧平淡的鄉村生活。身為女性,她們既沒有資格像詹姆斯和亨利那樣去聖約翰學院進修,也沒有機會像愛德華那樣成為其他傢族的繼承人,更沒有可能像弗蘭西斯和查爾斯那樣,通過親戚關系加入海軍,自此踏上平步青雲之路。她們最好的出路和當時絕大多數女性相同,就是找個如意郎君把自己嫁出去,但這對傢境欠佳的她們來說極其困難。

除瞭擔任斯蒂文頓堂區和相鄰迪恩堂區的司鐸以外,喬治·奧斯汀在傢開辦寄宿學校,還種植一些農作物,相對普通人而言,其收入已經頗為優裕,但仍不足以為兩個女兒提供豐厚的妝奩。簡·奧斯汀曾在1796年由於這個原因錯失一段美好姻緣。那年1月,過完二十歲生日不久的她認識瞭鄰居埃薩克·勒夫羅伊牧師的侄兒托馬斯。托馬斯比簡小一歲,剛從都柏林三一學院畢業,即將赴倫敦林肯律師學院進修,因為尚未開學,所以先到叔父傢做客。他們在公共舞會上傾蓋如故,此後數次相逢情投意合,以至於簡在寫給卡桑德拉的信裡提到,她認為托馬斯很快將會向她求婚。但勒夫羅伊太太發現兩人相見恨晚以後,唯恐每年隻有20英鎊零用錢的簡·奧斯汀拖累侄子,立刻將托馬斯打發去倫敦。托馬斯·勒夫羅伊很快移情別戀,三年後迎娶某個富傢女,事業蒸蒸日上,於1852年就任愛爾蘭王座法庭首席大法官。簡·奧斯汀對這段戀情久久不能忘懷,直到1798年11月17日,她還向姐姐抱怨勒夫羅伊太太前來做客,卻一次也沒有提到其侄子的名字,她自己則“驕傲得什麼也沒問”。卡桑德拉的境遇本來要好得多,因為她已經在1792年和托馬斯·福勒訂婚。但在簡情場失意之後不久,1797年春天,西印度群島傳來噩耗,正在皇傢海軍服役、原定復活節前歸國完婚的托馬斯·福勒不幸染上黃熱病,葬身汪洋大海。此後她們分別有過幾段戀情,可惜均是無疾而終,不得不成為備受歧視的spinster,也就是現在所謂的“剩女”。

但和其他終身未婚的女性相比,奧斯汀姐妹是幸運的,因為她們畢竟有父兄可以依靠。她們在斯蒂文頓住到父親退休,於1801年5月隨父母移居著名旅遊城市巴斯。她們的父親在1805年1月21日去世,姐妹兩人和母親從此靠幾個兄弟供養,雖然搬過幾次傢,總算不用為生計發愁。而對簡·奧斯汀來說,更大的幸運是她的小說創作竟然得到父親的支持!

早期英國小說題材狹窄,通常是婚外戀引起的悲歡離合,私生子遭遇的愛恨情仇,而且大多含有怪力亂神的內容,宣揚的價值觀和傳統倫理背道而馳,所以被衛道士視為誨淫誨盜的垃圾讀物。《寰宇雜志》(The Universal Magazine)和《愛丁堡評論》(The Edinburgh Review)等重要刊物經常呼籲讀者千萬不要看小說,威斯希姆·諾克斯(Vicesimus Knox)之流的神職人員則幹脆認為小說是導致道德淪喪的罪魁禍首。輿論環境如此,更顯得身為聖公會牧師的喬治·奧斯汀有多麼難能可貴:發現早慧的小女兒喜歡寫小說,他非但沒有大發雷霆,反而給予瞭鼓勵和支持。這位慈父不僅為小女兒提供瞭在當年十分昂貴的紙張,還送瞭一塊便於創作的寫字板給她當十九歲生日禮物。

經過長達八年的練筆,簡·奧斯汀在十九歲那年秋天開始創造屬於她自己的世界。令人扼腕不已的是,這位技藝已臻化境的作傢在1816年春天不幸罹患愛迪生氏病,最後於1817年7月18日病重不治,年方四十二歲便與世長辭。

和許多偉大藝術傢一樣,生前默默無聞的簡·奧斯汀身後迎來瞭聲名鵲起的轉折。由亨利·奧斯汀的兒子執筆的《簡·奧斯汀回憶錄》於1870年出版,作者詳細介紹其小姑的生平和作品,在第九章列舉瓦爾特·司各特、薩繆爾·泰勒·科勒律治等文豪的贊譽,引用哈佛大學校長約西亞·昆西的女兒寫給弗蘭西斯·奧斯汀的信,指出“極具權威的評論傢認為,在塑造角色方面,簡·奧斯汀僅次於莎士比亞”。該書很快銷售一空,翌年推出的第二版收錄此前未曾刊行的《蘇珊夫人》和《沃特森傢族》,也是十分搶手。這部回憶錄極大地激發瞭公眾對這位離世已經超過半世紀的作傢的興趣,她的作品因此實現瞭從滄海遺珠到倫敦紙貴的轉變,自此不曾從市場絕跡。

根據彼得·加塞德(Peter Garside)和詹姆斯·雷文等人的研究,從簡·奧斯汀生前五年到她死後十二年,英國在這六十年間出版瞭3677種新小說,雖然其中包括瓦爾特·司各特的《艾凡赫》(Ivanhoe)和瑪麗·雪萊的《弗蘭肯斯坦》(Frankenstein)等傳世名作,但我們可以很有把握地說,它們當中沒有哪一種享有《傲慢與偏見》這麼崇高的地位,也沒有哪一種比它更受今天的讀者歡迎。愛默生、勃朗特、丘吉爾等批評者所不瞭解的是,簡·奧斯汀這部代表作在敘事技巧上的開創意義、在角色刻畫上的高深造詣和在觀念史上的重要地位。

媒體評論 我相信,廣大的讀者已經認定《傲慢與偏見》是奧斯汀的傑作,我認為他們的評價是很中肯的。使一部作品成為經典名著的,不是評論傢們的交口贊譽、教授們的闡述研究、用作學校裡的教科書,而是使一代又一代的眾多讀者在閱讀這部作品中得到的愉悅,受到啟迪,深受教益。我個人認為,《傲慢與偏見》總體來說,是所有小說中最令人滿意的一部作品。
——威廉·薩默賽特·毛姆

一百多年來,英國文學史上出現過幾次趣味革命,文學口味的翻新影響瞭幾乎所有作傢的聲譽,唯獨莎士比亞和簡·奧斯汀經久不衰。
——埃德蒙·威爾遜

簡·奧斯汀是一位喜劇藝術傢,她在純粹喜劇藝術方面僅次於莎士比亞。
——約翰·基佈爾

我相信,廣大的讀者已經認定《傲慢與偏見》是奧斯汀的傑作,我認為他們的評價是很中肯的。使一部作品成為經典名著的,不是評論傢們的交口贊譽、教授們的闡述研究、用作學校裡的教科書,而是使一代又一代的眾多讀者在閱讀這部作品中得到的愉悅,受到啟迪,深受教益。我個人認為,《傲慢與偏見》總體來說,是所有小說中最令人滿意的一部作品。

——威廉·薩默賽特·毛姆

 

一百多年來,英國文學史上出現過幾次趣味革命,文學口味的翻新影響瞭幾乎所有作傢的聲譽,唯獨莎士比亞和簡·奧斯汀經久不衰。

——埃德蒙·威爾遜

 

簡·奧斯汀是一位喜劇藝術傢,她在純粹喜劇藝術方面僅次於莎士比亞。

——約翰·基佈爾

 

寫散文的莎士比亞。

——托馬斯·馬科萊

 

十八世紀精華薈萃的百花園中最後的也是最絢麗的鮮花。

——艾倫·狄波頓

 

她向小說傢們表明並且開發瞭無處不在的日常生活表面現象下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

——W.F.波洛克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有個道理眾所周知:傢財萬貫的單身男子,肯定是需要一位太太的。

這個道理極度深入人心,所以每當這樣的單身男子喬遷新居,鄰居們哪怕對其思想感情一無所知,也會把他當作自傢這個或那個女兒應得的財產。

“親愛的本尼特先生,”他夫人那天對他說,“你聽說瞭嗎?內德菲爾莊園終於租出去啦。”

本尼特先生說尚未有所耳聞。

“但已經租掉瞭,”她回答說,“羅恩太太剛才來過,是她說給我聽的。”

本尼特先生沒有回答。

“你不想知道是誰租的嗎?”他妻子急不可耐地問。

“你要是想說,那我聽聽也無妨。”

本尼特太太立刻抓住這個機會。

“哎呀,親愛的,你一定要知道,羅恩太太說,內德菲爾的租客是個特別有錢的年輕人,英格蘭北方來的;他禮拜一坐著一輛四驅翠軾從倫敦來看房子,看瞭以後十分喜歡,當場同意莫裡斯先生提的條件;他將會在米迦勒節之前接管這座房子,傭人們下個周末就先搬進去。”

“他姓什麼?”

“賓格利。”

“結婚瞭沒有?”

“沒有,親愛的,當然沒有!他是個傢財萬貫的單身漢,聽說每年能掙四五千鎊。這對姑娘們來說是好事啊!”

“怎麼會?跟她們有什麼關系?”

“親愛的本尼特先生,”他的妻子回答說,“你這人真是特別掃興!你明明知道我的想法,我在想啊,他要是能娶我們傢哪個女兒就好瞭。”

“他搬到這裡來住,圖的就是這個嗎?”

“不是!你怎麼可以這樣亂說話!但他非常可能愛上我們傢哪個姑娘,所以等他來瞭以後,你必須盡快去拜訪他。”

“我看沒這個必要。你和姑娘們去就行瞭,或者你讓她們自己去,那樣也許更好,因為你和她們一樣漂亮,說不定到時候賓格利先生最喜歡的反而是你。”

“親愛的,你真會說話。我以前當然也是美女,但現在已經沒什麼特別的。一般女人如果有瞭五個成年的女兒,就不應該幻想自己還有多美。”

“那是一般女人,怎麼能和你相提並論呢。”

“可是親愛的,等賓格利先生搬來當我們的鄰居,你一定要去拜訪他。”

“我不去,你省省吧。”

“但你要為女兒們考慮。無論誰嫁給他,今後都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威廉爵士和盧卡斯夫人隻是聽瞭那番話,便決定要登門拜訪,你知道的,他們通常不去新鄰居傢做客。你一定要去,因為如果你不去,我們也去不成。”

“其實你想得太多瞭。我敢擔保賓格利先生見到你們會非常高興;我可以寫張字條讓你帶去,告訴他無論他看中哪個姑娘,我都衷心願意招他當女婿;不過我得替小麗多說幾句好話。”

“我希望你不要那樣寫。小麗又不比其他人好;說實話,論外貌,她比不上簡漂亮,論性格,她比不上麗迪雅活潑。但你對她總是很偏心。”

“她們沒有什麼值得稱贊的,”他回答說,“她們和普通女孩沒什麼區別,都是又蠢又無知;小麗的頭腦比她幾個姐妹靈活多瞭。”

“本尼特先生,你怎麼可以這樣貶低自己的孩子?氣死我你就開心瞭是吧?你根本不顧及我的神經。”

“你誤會瞭,親愛的。我非常尊重你的神經。它們是我的老朋友。我聽你鄭重其事地提及它們,至少已經有二十年。”

“唉!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但我希望你戰勝自己的神經,好好活著,因為將來還有許多每年收入四千鎊的年輕人要搬來我們這邊住。”

“就算再來二十個也沒用,你又不去他們傢做客。”

“到時再看,親愛的,如果真有二十個,我會統統登門拜訪的。”

本尼特先生這人有點古裡古怪,他才思敏捷、性格內斂,城府很深,又喜歡正話反說。所以他妻子雖然和他同床共枕二十三年,卻依然不是很瞭解他的性格。本尼特太太則心直口快。她智力低下、見識淺陋,而且喜怒無常。每當遇到不如意的事,她就怪自己的神經太敏感。她畢生最大的事務是把幾個女兒嫁出去,而讓她感到安慰的則是到處串門和打探消息。

 

 

 

第二章

 

 

 

 

 

最先去拜訪賓格利先生的幾個人當中就有本尼特先生。雖然在妻子面前總是矢口否認,但他其實早就想去的;他做客回傢以後也不說,直到傍晚他妻子還蒙在鼓裡。事情是這樣敗露的。當時看到二女兒正在修改帽子,本尼特先生突然對她說:

“小麗,我希望賓格利先生會喜歡它。”

“我們不會知道賓格利先生喜歡什麼,”她母親恨恨地說,“我們又不去做客。”

“你忘記啦,媽媽,”伊麗莎白說,“我們會在公共聚會碰到他的,羅恩太太答應介紹他給我們認識。”

“我不相信羅恩太太有這麼好心。她自己還有兩個侄女呢。這個女人既自私又偽善。我對她沒什麼好感。”

“我也是,”本尼特先生說,“幸好你不用她幫忙。”

本尼特太太懶得回答;但她控制不住惱恨的情緒,於是怪起自己的女兒來。

“天哪,小琳,你別咳這麼大聲!拜托有點同情心。我的神經都被你震碎瞭。”

“小琳也不註意點,”她父親說,“咳得真不是時候。”

“你們以為我想咳啊?難道咳嗽好玩嗎?”小琳惱怒地說。

“小麗,你們的舞會是在什麼時候?”

“還有十五天。”

“哎呀,原來隻剩十五天,”她母親唉聲嘆氣地說,“羅恩太太要到舞會前一天才回來;她不可能幫你們介紹的,因為到時她自己都不認識那個人。”

“那麼和你的朋友相比,親愛的,你算是搶在前頭瞭,到時候可以把賓格利先生介紹給她。”

“不可能,本尼特先生,不可能的,我自己跟他又不熟悉;你怎麼可以這樣取笑我?”

“我尊重你的顧慮。十四天的交往當然是很少的。我們無法用十四天來真實地認識一個人。但如果我們不抓住機會,別人會搶先的;畢竟羅恩太太和她的侄女們肯定不會錯失這個大好機會;她會覺得我們替她介紹是友善的舉動,所以呢,如果你不願意承擔這個任務,那我隻好自己來瞭。”

幾個女兒睜大眼睛看著她們的父親。本尼特太太憤憤地說:“你這是廢話,毫無意義!”

“你怎能這樣說呢?”他大聲說,“難道大費周章替別人介紹是毫無意義的事情嗎?我不能同意你這種看法。瑪麗,你覺得呢?我知道你是一個熱愛思考的好女孩,讀過許多偉大的書,而且還做摘錄。”瑪麗很想說出幾句有道理的話,可是不知道怎麼說。

“讓瑪麗先想想,”他接著說,“我們繼續來說賓格利先生。”

“我聽到賓格利先生就煩。”

“既然這樣,那對不起咯;可是你前面為什麼不告訴我?早知道的話,我今天早晨肯定不會去拜訪他的。真是太倒黴瞭!但我已經去他傢做過客,所以現在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免不瞭要跟他變成熟人。”

母女幾人非常吃驚,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本尼特太太更是感到喜出望外;但在一陣歡樂的吵鬧過後,她宣稱這早在她的意料當中。

“你真是好啊,親愛的本尼特先生!但我早就知道你應該會聽我的。我知道你非常愛自己的女兒,所以不會拒絕去結識那樣的人物。很好,我特別高興!不過你這玩笑開得也太大啦,你今天早晨就去瞭,居然直到現在才告訴我。”

“好啦,小琳,你可以盡情地咳嗽瞭,”本尼特先生說;他說完便轉身離開房間,因為實在受夠瞭他妻子那副欣喜若狂的嘴臉。

“女兒們,你們的父親多好啊,”她在房門關上以後說,“我不知道你們應該如何報答他的好心,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感謝他做瞭這件事。坦白跟你們說,到瞭我們這把年紀,每天結識陌生人不是很愉快的事情;但為瞭你們,我們願意做任何事情。麗迪雅,我親愛的,雖然你年紀最小,但我敢說在下次舞會,賓格利先生會請你跳舞。”

“好啊!”麗迪雅信心十足地說,“我可不害怕;我雖然年紀最小,但個子是最高的。”

傍晚剩下的時間裡,她們興高采烈地設想賓格利先生再過多久會回訪,請他來吃正餐的日子又應該選在哪天。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傲慢與偏見